一打辣条

【修植】情书

杨修视角的一辆车,关于他们第一次啪啪啪

就是一辆车,lof发不起啦,传送门 https://m.weibo.cn/5217076019/4138927759411431
希望大家喜欢!!!

【修植】夏之祭

收藏一下,太棒了太喜欢了

宫羽辞:

霞光慢慢的染透窗纸,给室内笼罩上昏黄的颜色。


 


“已经傍晚了吗。”


 


少年呢喃了一声,慢慢支起身体,清秀的侧颜掠过一丝哀婉神色。他披上衣衫,垂眼望着身边兀自熟睡的男人,唇边浮起无奈的笑意,轻轻摇了摇他的身体。


 


“先生,时间不早了,快点起来吧。”


 


梦境的彼方传来清越而又疏离的声音,澄澈得宛如泉水,伸手去抓的时候,会如露珠一般洒落吧,清透闪亮,却永远不属于自己。杨修淡淡地苦笑着,游离在梦境的边缘,回眸遥望风花飘舞的如烟过往。


 


❀❀❀❀❀❀


 


铜雀台的夏日祭绚丽而热闹,繁琐的仪式结束后,宾客们都移步西园,准备在这里进行宴饮之乐。待到一一落座,丝竹之声恰到及时地缠绵于耳,舞姬们从歌台舞榭中迤逦而出。彩袖翩然飘舞,有如春日绮丽绽放的蔷薇花瓣,又如蝴蝶轻轻扇动的蝶翼,应和着丝竹之声优雅而轻快。


 


中间捧出的舞姬美丽异常,凤目妖娆带着戏谑,柳眉弯弯含着春意,袅娜的身段在舞动中仿若春风摆柳,让人叹为观止——来莺儿不愧是昔日的洛阳舞姬,一点都没有亏损“莺歌燕舞”这个名号。轻舒广袖,歌声绕梁,那些看惯风月的人,也不禁为这一场风雅叫好。


 


审美总会有疲劳的,当特别挑剔的杨修德祖将这一切贬低时,乐曲慢慢转为舒缓,舞姬们翩然而退,舞台一时间变得空阔。琴声悠悠,笛声绵长,渲染着相思的清愁,坐席间的喧闹也都不由自主的沉淀下来,眼前浮现十里长亭送别恋人的画景。


 


凉风肃兮白露滋,


木感气兮柔叶辞。


临渌水兮登重基,


折秋华兮采灵芝,


寻永归兮赠所思,


感离隔兮会无期,


伊郁悒兮情不怡!


 


随着清越如水的声音,有位身穿着蝉翼薄纱的少年缓缓而出,且歌且舞,姿影缠绵幽渺,好像甫浅尝到恋爱的滋味,即遥望逝去的情殇。风花肆意乱舞,纱袖轻扬,缓缓画出柔美的弧度,翩然垂落,露出少年浅浅如梦的笑容,寂寞如月,不经意地撩人心扉。


 


“他是谁?”


杨修喃喃的轻问,不过没有人回答,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舞台上的少年俘虏了,随着他的一颦一笑或喜或忧。


 


端丽的容颜在月光下朦朦胧胧,披了一身月辉的风姿美得不可思议。少年回眸嫣然,笑容染上些许凄迷的颜色,深情的视线萦绕着他人。淡淡的疼痛感在心底蔓延,杨修呼吸一滞,凌乱的心神慢慢沉沦……


 


待到少年退场,宾客们久久未能回神,只感觉那美妙清灵的声音还在耳畔环绕,那秀美出尘的舞姿还在眼前翩跹。


“真真精彩绝伦,倾倒众生啊!”


 


有人打破了宁静赞叹出声,霎时间像受到传染一样,宾客们附和声四起,赞赏的声音不绝于耳,接下来的演出他们都没心情观看了,纷纷在下面议论着:


“那位少年是谁,竟然有如此的风采。”


“咦?你不知道吗,他就是植公子,不禁容貌出众,诗文才情更是无人能比。”


 


曹植么?早就听说过他的一些传闻,被誉为谪仙的邺城璧人。杨修漫不经心地记在心里,望着空落的舞台,回味着少年清浅的薄愁……


 


❀❀❀❀❀❀


 


或许有了欣赏的人物,在曹府任职丞相主薄,已不像刚开始那么排斥。在西园在游廊偶遇纤秀的少年,杨修会不自觉地送去视线,少年无懈可击地优雅施礼,唤他“先生”,清丽的风姿淡泊如烟,不着半点红尘,然而杨修心头、仍萦绕着寂寞如月的笑容。


 


数月后,喜欢附庸风雅的曹操心血来潮,拜请杨修教导儿女们画艺,与少年会面的机会陡然增多,相连的关系添了师生一层,不知是好还是坏……


 


走入明轩阁,毫无意外地只见到曹植一人,乱世风雅不值一文,子桓兄弟更愿意在疆场花费豪情,书法画艺偶尔萦手也只当消遣,不会浸淫其中。曹植在众多兄弟中却是别具情采,一样一样地捡起奇美才艺,熏染着那身风流,将千疮百孔的心放逐出去……


 


少年靠窗而坐,目光追逐着窗外的落英,神思缠绵入骨,却如风花飘渺而又脆弱。听见杨修的脚步声,他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起身优雅一礼,解释着兄弟们未来的缘故。


“先生,子桓去监督军政,子文在操练士兵,子威染上风寒……”


 


“所以又是只有你一人。”


杨修微眯眼睛,勾起嘲笑的弧度。


“每次编织的理由都不同,真是难为你了。”


 


“没什么难为的,想增加点乐趣罢了。”


少年淘气地笑道,秀雅的容颜泛起一丝魅惑。


 


“阿兄,再多教我一些拳法嘛,怎么也得打败那个老卒。”


“我还需要训练新兵,忙不过来,让子桓教你吧,他比较有耐心。”


“呵呵,子文,你老是这么躲可不好,多少懂点风情。”


 


窗外应景的传来喧哗声,杨修微微的瞥过去,游廊那端有三个人影走过,曹丕、曹彰和曹熊,嘴角不禁扯出弧度:


“你那些请假的兄弟似乎都出现了。”


 


曹植莞尔轻笑,移步过来,与杨修并肩而立:


“先生,需要叫住他们吗?”


 


“不必了,即便叫住,他们也不会来。”


杨修冷冷说道,眼角带着一抹鄙夷的神色。


 


曹植垂落笑容:


“先生,似乎很讨厌我们呢。”


 


“我似乎没有不讨厌的理由。”


杨修斜睨着对方顺口答道。


 


“那我……给你喜欢的理由可好。”


曹植仰视着那张清俊的面容,踮起脚尖慢慢凑近,亲吻了他的唇,蜻蜓点水般的动作,旋即分离。没有羞涩没有戏谑,仅仅染上一抹烟雨般的迷离笑容,似乎连他自己也不理解这份冲动的含义。


 


杨修目色渐趋深沉,暗哑的嗓音不带一丝情感。


“这样只会令我更加厌恶吧。”


 


曹植浅浅地笑起来:


“不一定哦,世上明晓自己心思的没有几位。”


 


“而我不在那几位之中?”


眼底泛起危险的光芒,杨修一把搂住曹植,紧紧锁住对方的目光。可是自己失望了,少年一如既往的淡然如烟,没有对他的行为赋予更多的反应。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曹子建。”


 


俯首深深的吻下去,杨修终于压抑不住,撬开贝齿攻城略地,埋葬在心底的秘密一朝释放,便如猛兽出笼一般狂喜万端,超脱而飞扬。可惜享受了这一时欢愉,再也无法相见了吧。蹂躏了那柔美的唇,为免却进一步陷落,杨修推开曹植,毅然而然地朝着屋外走去。


 


“先生想要……没关系的。”


衣襟被扯住,温润如玉的声音有了断层。


 


脚步放慢、停稳,杨修冷冷问道:


“你是在、引诱我?”


 


“……嗯。”


曹植漾起一抹薄弱的笑容,手臂滑过腰间,圈住杨修的身体,脸颊轻轻埋在他的背部,纤长的睫羽颤动着,垂落。


“也诱引自己堕落……”


灵魂深处的细弱声音,宛如烟花飘渺易逝。


 


杨修慢慢转回身来,俯视着镜花水月般的纤秀少年,手指缓缓摩挲着他的脸颊,说声“好”。


 


自此以后,上课时分就成了两人的欢愉时分。杨修享受着悖德的甜蜜毒药,一次次沦陷于少年凄迷的笑容之中。肌肤贴近到毫无罅隙,但杨修仍然读不懂他的心理,所有的期盼变得小心翼翼,所有的情感都掩藏在巫山云雨之中。


 


❀❀❀❀❀❀


 


脸颊落下轻如蝶翼的吻,杨修终于从梦中醒来,眼前少年若无其事地转过脸颜,似在害羞似在纠结,眼底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杨修不自觉地想起那段舞蹈,他也浮现出这般的脆弱神情,启唇不假思索地问道:


“游园会你还会舞蹈吧。”


旋即有些后悔。自那天惊鸿一瞥后,少年似乎不再跳舞,或许身为丞相公子,本来就不该以歌舞娱乐众人。


 


曹植小小的惊讶过后如是说道:


“如果先生喜欢看的话……”


“喜欢。”


 


曹植明媚地笑了,杨修忍不住轻吻他的脸颊,耳边低语道:


“非常喜欢。”


“那么植不负先生所望。”


 


❀❀❀❀❀❀


 


夏日祭的阳光清透而绵长,穿过绿意浓厚的枝叶,洒落细碎的光点。杨修倚树而立,漫不经心地收回悠远的思绪,目光追随着花厅里的少年。


他和曹氏子弟们闲落棋子,神情纯净明丽的令人嫉妒。或许感觉到了杨修的视线,少年回眸浅浅笑着无声问候,杨修也报以会心一笑。


 


“谁啊?”


曹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杨主薄。”


曹丕斜睨着眼回答。


 


曹植清浅笑道:


“也是我们先生,绘画便是杨大人所教。”


“那种课程对行兵打仗一点帮助都没有,有什么好学的。”


曹彰不屑地撇撇嘴,曹熊接话说:


“就是。”


 


“你们这样说,我会伤心的。”


曹植认真地说道,曹丕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凑过来。


“为何子建你会伤心?”


 


“因为我喜欢先生。”


曹植丢下一句劲爆的话语,任由这群兄弟们自己品味,踏着鹅卵石铺成的小径缓缓而行,走进绿荫下的细碎光岚中……


 


❀❀❀❀❀❀


 


月色流丽的高台,琴弦一声比一声急促,曹植应和节拍优雅地挥扇转扇,水碧纱衣旋舞的速度越来越快,远远望去就宛如轻薄的碧色烟雨,如诗如画,淡淡的虚幻而飘渺,映衬着朦胧月色,圣洁的风韵流逸肆放。


琴声繁密,激昂如裂帛戛然终止,折扇轻转侧斜,半遮清秀容颜,纱衣飘舞停落,流水似的痕迹渲染着端丽美姿。


 


扣动墨玉的扇骨,曹植收起点缀明艳紫花的折扇,略俯身优雅一礼,月色照出清丽面容的浅浅笑意。刹那间掌声雷动,犹如波涛一浪高过一浪。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植公子的舞蹈。”


感动的波澜在宾客中不断扩展,沉溺于那纯粹的美不止一人。杨修深潭似的双眸盈上淡薄的笑意,紧缩的心脏却有些微酸,唤起灵魂深处的无声叹息。


 


所谓金屋藏娇,也有着不愿与他人分享美的意思啊……我何时也怀有了这么幼稚的想法。


 


杨修静静地离开席位,沿着小径朝后园走去,摸到了怀中的玉,清透温润的玉石吸聚着薄薄的月色,美丽的不可思议。


 


啪嗒。


 


角落里响起清脆的声音,是折扇掉落了地面。被声音牵引的目光望见少年秀丽的侧颜,水碧色的纱衣微微浮动,静若处子娴雅脱俗。将他拥在怀里的那人,留给杨修宽厚的背影,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少年白玉似的脸颊。


 


“子建!”


 


与陌生男人同时唤起少年的名字,杨修勉强克制住愠怒的情绪,微眯的眼睛氤氲着冷幽的光芒,他以疏离的冷漠口吻说道:


 


“今日还有特别课程,回去吧。”


 


“先生?”


曹植似乎有些意外,又在情理之中,他静静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脱离男人的怀抱,优雅地致以抱歉。


“失陪了,元瑜大人。”


 


“子建。”


陌生男子唤住离去的少年,沙哑的磁性嗓音掩藏着痛苦,最终英气的眉目流露出和悦神色。


“我会一直等你。”


 


脚步顿住,曹植无声叹息,眼底凝结着忧郁的笑容:


“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元瑜大人。”


 


清美的声音飘零散落,曹植无力地伸出手,挽住杨修的手臂:


“先生,我们走吧。”


 


❀❀❀❀❀❀


 


手指一直被紧紧攥着,有点痛入骨髓的感觉,曹植踉跄地跟在杨修身后,莹白如玉的脸颊流逸出淡淡的苦笑。


 


先生,恐怕生气了吧。


 


青色的身影是那般忿怒、冷酷,失去了平时贵介公子的孤傲心态。画室的房门被大力地推开,杨修便回身将少年推到在墙上,狠狠蹂躏着他的唇,直到彼此都喘不过气。


 


玉带被扯断,衣衫被撕开,凌乱地落在地面,冰肌玉肤暴露在斜照的月光下,被眼前男人粗暴地掠夺着。少年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被嫉妒灼伤的男人,也许将心灵献祭出去是最好的办法,他哀伤的笑着,纤细的手指紧抓着杨修的衣服。


 


旖旎的风景渐渐沉落,空气里弥散着甜腻和血腥的味道。杨修将少年温柔的搂在怀中,望着那失去血色的清秀脸颊,有些悔恨于自己的莽撞,但开口却是不近人情的沙哑话音:


“他是谁?”


 


纤长的睫羽宛如蝶翼微微颤动,曹植淡然的笑了笑,微扬的嘴角勾勒出优雅的弧度。


“我以前喜欢的人,阮瑀元瑜。”


不出所料给出这个答案,杨修不动声色的脸颊有些僵硬,少年继续用那清灵悦耳的声音说道:


“和元瑜大人邂逅,是在父亲的宴席,听到他天籁般的琴音,心神情不自禁的沉沦……渐渐的意识到自己对元瑜大人抱持非同一般的感情,有日趁着酒醉和盘托出……”


 


“结果被拒绝了?”


杨修嘲讽的笑道,曹植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


“是啊,说着喜欢我却狠狠地拒绝我……在他眼中神圣的东西不宜受到玷污,比如我的诗文我的歌舞……不久后元瑜大人就离开了邺城。”


 


“所以你心灰意冷,找我一起沉沦堕落?”


杨修沙哑的嗓音里氤氲着怒意,曹植静静的抚摸着他的脸颊,清丽眼瞳盈着一丝认真而澄明的光彩。


“不是有意伤害先生,而是在你的眼中看到是我本人,无关别的什么,我喜欢这样的先生,也喜欢先生眼中的自己……如果可以回到过去,重复千次百次,我会把自己交予的人……永远是先生。”


 


心脏砰咚一跳,杨修真不喜欢这种直击心窝的告白方式,他低眉却浅浅笑了,轻吻少年的粉色薄唇,拿出怀中的美玉,郑重其事的为少年戴上。


“修收到了,你的情意。”


 

夜半暗香浮2 群作文

全是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希望大家坐稳扶好_(ÒqÓ๑ゝ∠)

lof失败转战渣浪

https://m.weibo.cn/5217076019/4133715128730524

曹荀young and beautiful视频传送!

B站传送门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415403
比心!!爱您!!
曹荀大法好!

You are the best thing,That's ever been mine.

无聊p起了图x
希望大家喜欢!

【Jared Is Waiting for You】

生命线au

宇航员JaredX玩家Jensen


当Jensen被Jason推荐后下载这个游戏的时候,他还处于研究怎样在推特中发表情的困惑里。虽说是一款流行的游戏,但对于Jensen这种从来不玩手机游戏的人来说还是没有什么吸引力。


“生命线?”Jensen抬头,看了看Jason“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Jensen并没有注意到他手机中的这款游戏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但Jason口中的宇航员“Taylor”并不是所谓的Taylor,出现的字母变成一个J开头的名字,Jared。


「有人吗?」


「我好像遇到了一些问题,有人吗?」


「我是Jared!有人吗!」


『有人!发生什么了?』


「谢天谢地!我是Jared!我现在在一颗不知名的星球上。」


「我找不到我的伙伴了,你能帮帮我吗?」


手机屏幕上一条条的信息跳出,Jensen有些应付不过来,但确实有些被这个Jared吸引住了。


Jensen居然有些紧张,等Jared描述完他现在的状况后,Jensen每做一个游戏的选择都要思考半天。


「「Jared is busy……」」


而这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快十一点了,Jensen冲了个澡,就准备入睡了。但当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和Jared的对话,说是对话,其实也就是游戏的程序罢了,明天还是周三还和别人有约,现在必须休息了。


Jensen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虽然才不到30岁但身边没有爱人,只有一个妹妹Danneel ,Danneel比Jensen小不了多少,可老为自己哥哥的终生大事担忧,但Jensen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也许是在等着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吧。


第二天一早Jensen就起来了,为了给一对新人朋友拍婚纱一直忙到了晚上,虽然心里想着Jared但是也又很久没有打开游戏了。


「「Jared is waiting for you……」」


「噢!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好久!」


「我一直在等你的消息!」


「不过你总算来了!」


Jensen一时有些愧疚,但想着这仅仅是一个游戏,又嘲笑了一下自己居然为游戏动情。


『怎么样了?』


「别说有多不好了!我还只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宇航员!」


「我是不是太不幸运了?」


「但是至少有你陪着我!」


Jensen觉得这个Jared有些话唠,但这样对自己存在而感到幸运的感情还是让Jensen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Jared就这么一直和Jensen聊着,渐渐Jensen发现可以不用在两个选择中选择,可以直接发送想和Jared说的话,这让他们的聊天顺利了很多。


Danneel最近觉得自己的哥哥好像谈恋爱了,总是对着手机笑,饱含着满满的幸福和溺爱。这笑容要是其它什么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看到了又碰巧对上了Jensen那金绿的眸子,一定会脸红的躲开。


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的,Jensen和Jared聊的问题越来越私人,不像是一个需要救援的人和一个游戏玩家的对话,反而像是朋友,像情侣。


「Jensen……我遇到点麻烦……帮帮我!」


「Jensen我找到了地球上没有过的金属!快来快来!」


「Jensen我想你啦想你啦想你啦。」


『Jared,今天我妹妹又不听我话了。』


『Jared,有时候我觉得你像一只大金毛一样,哈哈。』


「你还不是,像一只猫一样。」


……

……

……




Jensen偶然一次问起了Jason这个游戏,大多数人玩不到一个星期就结束了,而他的却持续了这么久,里面主人公的名字还这么奇怪,实在是让Jensen摸不着头脑。


「「Jared is waiting for you……」」


「Oh!My Jensen!」


『Jared,你是真实存在的吗?』


「当然啦!你觉得我像假的吗?」


『不是……但这只是一个游戏啊!』


「什么游戏不游戏的?我还等着人救我回地球呢。」


Jensen觉得自己有些无法理清自己的思绪,便关掉了手机,把头埋在枕头里,本想思考一下问题,却意外地睡着了。


Jensen睡着后做了一个梦,梦到了Jared和他坐在咖啡店里,像是普通的日常一般喝着咖啡,Jared拥有一双笔直的长腿,头发遮住了耳朵,但依稀可见形状奇怪的鬓角,Jared比他还要高十厘米左右,而他们两在梦中做的事情彻底让Jensen怀疑Jared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很自然的接吻甚至做了爱,好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ared薄的性感的嘴唇和温热的舌头还有那大到色情的手掌在他身上的触觉直到醒了Jensen还能清楚感觉到。


「「Jared is waiting for you……」」


Jensen强迫自己不要打开游戏,却迟迟不肯删掉游戏,直到第二个星期Jensen终于忍不住,重新打开了游戏。


打开游戏,全部都是Jared的自白和表白。Jensen看到后心中几乎是狂喜的,他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也喜欢上了这么一个游戏里的人物。


『好了,Jared我知道了。』


『看得出来你真的很喜欢我。』


「那你呢?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你不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你喜欢拍景不爱拍人!我知道你习惯在周二晚上和朋友聚会!我知道你觉得楼上的夫妻很烦!我还知道很多!我太了解你了!」


「为什么就不承认你喜欢我呢!」


『好好好,我认输!Jared我喜欢你,行了吧!』


这之后虽然他们之间经过了一段有些尴尬的时期,但最后还是成为了情侣,即使Jensen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


就这么过来一个半个月,离Jared第一次给Jensen发消息已经快半年了,终于,Jensen知道总会来的消息来了。


「Jensen!我看到有飞船来了!」


「我看到有人下来了!」


「天呐我要得救了!」


「我会回来找你的!Jensen等我!」


「可能要断开联系了,Jensen等我!我爱你!」


「「游戏结束」」


Jensen看到这条消息时游戏已经结束了快三个小时了,Jensen不禁有些哽咽,“游戏到头来还是游戏啊。”他把眼睛向上看,像是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在他眨眼时带上了微小的泪珠,这就连Jensen自己也没有发现。


Danneel现在明显觉得自己哥哥失恋了,安慰Jensen时Jensen居然说他没有谈恋爱,更没有失恋。


一年后的十二月,大雪包裹了整个城市。Jensen还是忘不了Jared,忘不了熬着夜就为了和这个“游戏角色”聊天,忘不了Jared像只大狗狗一样粘着自己。


但是Jensen并没有删掉游戏,也没有再打开过。


12月31日,Jensen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想着晚上要怎么跨年。


「「Jared is waiting for you……」」


手机显示屏亮起,上面是熟悉的名字。Jensen明显感觉到当时心跳加快了不少。


他抬起头,四处望着,看到了很早以前第一次梦见Jared的咖啡馆,里面有一个高大的人正坐在梦中的位置。


Jensen立刻就到了咖啡馆门口,想也没想就推门而入。


“Jared!是…是你吗?”


“是我,是我Jensen。”


他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_FIN


Happy New Year!


【GOD'S GAME】SD!未来日记au

三更!互相厮杀选神梗

本章大概是#SD#吵了一架,然后小卡又把那谁带来了……找到杀死小先知的人了!丁丁被强迫杀掉自己救米!


           03




          引擎枯燥地响着。Sam一言不发地驾驶着Impalal,Dean则在后座躺着,两眉紧锁,手指轻轻揉着还粘有些凝固的血丝的太阳穴。


         Dean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自己才和Sam说过要双方一起努力走到最后,可他现在却先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而Sam似乎也不想和Dean说些过多的什么,至少是现在。


         “Sam。”Dean还是开了口,还不经意用舌尖舔了有些干而又带着许些血迹的嘴唇。“Sam,我…”


          “Dean,停下来。你知道我现在有多生气,多担心你吗?”Sam压着自己的声音,“别说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是Lucifer,Sam我见到了Lucifer。”Dean直起身子,Sam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自己,Sam却迅速将Impala靠边停下。


           Sam转过身,面对着Dean。他的眼神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担心和忧虑,甚至当他的眼神与Dean相对时差点让Dean认不出Sam。


         “Dean,我不管那是Lucifer,你胳膊上的血印还是什么其他任何该死的东西,即使Lucifer是目前我们见过最强大的也同时是最可怕的,但是我们依然将它关在了笼子里,”          “但我失去了你!”Dean猛地打断了Sam,“他对你,对我们做了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但我们无法再次关上他,而且他还有Crowly的帮助。”


          Sam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Crowly?又是Crowly?你怎么知道Crowly又会帮Lucifer?每次出问题你都会去找他!我呢?我就被你丢在家里当什么?”车里昏暗的光线什么也看不清,但Sam的眼睛,透露着愤怒和焦躁的光芒的眼睛,像是黑暗中的明灯刺痛了Dean,“我单独去找他是为了保护…”               “保护?我完全不需要你的保护!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想想有多少次都是因为单方面的冲动导致的牺牲?你不能再这样一直独行,不能再有隐瞒!”  Dean听了Sam话后紧闭着双眼,微微摇着还在酸痛的头。


          Sam停顿了几秒,像是道歉似的慢慢减少了音量但并未减少其中的坚定。“因为我们必须一起走到最后。”


          Sam等待着Dean的回复,而Dean这一次选择了沉默。Dean坐到了副驾驶,只是挥挥手示意Sam开车。Sam没有发现公路两旁的植物全都枯萎而死,土壤深深裂开,而这是作为第一时间神的Dean表达愤怒的方式。


         Dean在内心努力平息着怒火,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使是恶魔,也不是来到这里和Sam吵架的。









          回到地堡,Sam本以为今天Dean是不会再和自己一起睡了,但没想到Dean主动给他留了个位置。Dean像是想通了,告诉了Sam所有他今天所看到的与记忆到的,而他不能忘记——Lucifer手臂上纯黑的阿拉伯数字4和病床上Michael手臂同一位置若隐若现的数字4。


         清晨6:30,Sam手机铃准时响起,而手机上还有两位数的来自Cass的未接来电。Dean也醒了,迷迷糊糊的看着Sam站在厕所里刷牙,顺便开了个想让Sam把他按在床上品尝的低级笑话。Sam知道Cass一定是关心Dean而打来的电话,准备一会洗漱完再回个电话,没想到Cass已经在地堡大厅坐好了,旁边还坐着一个黑发女人——Meg。


        当Sam和Dean走到图书馆时,先是被Cass的到来下了一跳,Meg被Cass挡在身后,随机两人瞬间举起了手枪对准Cass背后。


        “噢,放松,放松。”Meg笑着从Cass背后走出来,而Cass也示意让Sam和Dean将枪放下,但只是Dean收起枪上前检查Cass,而Sam依然拿枪指着Meg。


        “Sam,Dean,其实我很早就想跟你们说了,Meg也是参赛者。”Cass带着一份内疚,Meg卷起她自己的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上面一个黑色的“3”显得十分突兀。“游戏开始的那天晚上我就遇到了Meg,不会是她杀了Kevin。”Sam和Dean这才叹了一口气,收好了各自的枪。


        “当然不是我了,而且Cass说杀死你们小先知的是一个编号5的人。”Meg笑着挑了挑眉,“所以,这么久不见,一点都不想我吗?”Cass尴尬地暗示性地拍了拍Meg,而她略带俏皮的瘪了瘪嘴。“Sam,好久不见!”Meg凑上去想要拥抱Sam,Sam只好勉勉强强地抱了抱她。“还有你,Dean!” Dean听到后连忙往后推了几步,“算了吧,我的腰还疼着呢。”


        Meg误解了Dean的意思,张大了嘴恍然大悟似的指了指Sam和Dean。而换了的只有Sam的一个白眼。


        Cass走上前去,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指腹轻轻按在Dean额头上,Dean全身上下的伤疤都愈合了,只剩下依然坚强地粘在皮肤上的血迹。  “谢了,Cass。”Dean有些无奈的感想了Cass,因为凭他自己是可以愈治这样的伤口的,只是在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


       “Cass,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你,Dean还有我。”Sam对着Cass说,同时又用肘关节捅了捅Dean。“Meg,如果你想要吃些什么,自己去厨房拿。”


         Sam和Dean把大概的情况告诉了Cass,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还有2个游戏者没有被发现。但他们想拯救Meg,拯救Keivn,拯救更多在游戏中无辜牺牲的人。


          Dean正式地看着Sam,翠绿的眼睛里有一种凄凉却又兴奋的光芒。“Sam,由我来杀死他们,最后你成为神,再将我们一一复活。”


         “Dean,我无法看着他们死去,更无法让你为了我去杀他们。”Sam的头发滑落到脸庞,他低着头摇了摇。


           “但是我们下一步做什么?”Cass看不下去这样的僵局,提出的这个问题莫名让Dean想到了什么。“下一步,我们一边saving people,hunting things,一边寻找参赛者。”Dean回答时两眼不敢开着Sam,怕Sam看出了什么。


           Sam长叹一口气“那也只能这样了。”Cass也同意了,并且由他来暂时保护Meg。









          一周以后,Crowly并没有找Sam和Dean的任何麻烦,而且也没有任何关于Lucifer的消息,Sam和Dean就只是在处理着一桩疑是supernatural的案件一切都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在犹他州的一个小镇上连续三天都有一家的男主人被挖掉了心脏。


          调查了这个案子还不到两天,Dean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住在这个小镇的地下。Sam虽然并不觉得这种事情是靠直觉就能决定的,但他还是带上了充足的武器和Dean一切撬开了井盖,一起打着手电在挂在忽闪忽闪的黄灯的下水道收集着一切可能的线索。


          Dean知道这一切是谁做的,也知道该如何杀死这个人。而Sam还是懵懵地跟着Dean,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带着令人作呕气味的下水道会有些什么。但值得庆幸的是他和Dean的关系缓解了许多,而且Dean的血印并没有异常的反应。


          他们就顺着下水道的边缘走着,面前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灯光昏暗但却很稳定,带着红锈的铁楼梯一直通往着更深的地方。


          Dean让Sam持好上了镗的枪,自己也拿出Colt举在前面。


          Sam和Dean每走一步铁楼梯都像要断开一样,发出刺耳而令人烦躁的声音。前方有一处亮光,高处巨大的通风扇在头顶不停旋转着,阳光则从通风扇与铁网的缝隙照着地面上巨大的五芒星。


         这里铁楼梯交错相通,本宽阔的空间显得有些拥挤,但明显留着有什么来过这里的痕迹,Sam和Dean几乎快要迷路,只是通风扇还一直在高处转动着,提醒着Sam和Dean他们依然在远处打转。


    “Dean,我们回去……”Sam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重物击中头部向前昏倒下。Dean一瞬间用Colt指着Sam身后的女人,而这个女人也用枪指着Dean。


    Dean永远无法忘记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恶魔婊子,是她引诱了Sam,还让他自己打开了开启天启的第一道封印,Dean虽然已经见证了她的死亡,但是看到她时怒火还是依然焚烧着他的心。


    Ruby故意给Dean露出她那纤细的手臂,上面像是印上去了一个黑色的“5”。“我被复活了?”Ruby的语气中略带些嘲讽,“居然还以人类的身份竞选神?”


   “而且……现在Dean Winchster就在我面前,我终于可以杀了他了。”Ruby给自己的枪上好了膛,“但是,我想让你自己杀死自己。”Ruby坏笑着,手中的枪指向了Sam。


   “向你自己开枪,不然我就杀了Sam。”





TBC


【sd】【j2】2days(未完结)

2 days


  CP:Sam/Dean  JP/JA


         一个关于sam穿越到了j2世界,而啪嗒穿越到了spn时间的故事。


by鸡蛋


_________


         由于一个粗心的天使,不小心动了世界的时间线,不同世界的许多事情即将改变。但是,天堂为了让损失变得最少,把这件事改变到了Winchster家兄弟上。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是在另一个世界,Winchster兄弟能做到一切。


       于是,一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发生了。



#

      Sam躺在床上,旁边躺着一个和自己哥哥一模一样的人。而Sam还不知道,这不是Dean。


         Sam非醒似醒的睁开了双眼,煽动了几下他狭长又像是装下星空眼睛上的眼睫毛,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像是要摸他的脸,却又像是怕吵醒他而收回了手。


       Jensen也睁开了眼睛,里面想是碧绿的翡翠,又像是翠绿色的大海。


     “Hey,Dean.”Sam温柔看着面前的人。“我去给你买派。”


      而Jensen却以为是Jared在开玩笑,“噗”的笑了出来,也看着面前的人,“好的,Sammy。”


     “等等,你不是Dean!”Sam立马从床上蹦了下了,目光四处搜寻,想要找枪。但是什么都没有。“你不是Dean!Dean在哪!”Sam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银的叉子,猛地转到Jensen背后,手臂勒着又用拿叉子抵着Jensen的脖子。


#

     窗外的微风把并不厚重的窗帘吹的有些飘起来,趁机洒进来的几缕阳光让汽车旅馆浮在空中的尘埃照的一清二楚。Dean趴在床上,而以为Dean是Jenaen的Jared已经起床,出去晨跑了。


       Dean翻了个身,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着,显示着来自Cass的两条留言。他伸手去抓,然后眯着眼睛想要让手机的广别那么刺激眼睛。


       但等Dean读完Cass发来的留言后,他彻底清醒了。


      等Jared跑完步,开门后,看到Dean已经起床后,对着Dean笑了笑,亲切的叫了一声Jen,就准备抱住Dean,但是他却觉得气氛有些奇怪。


       “我不是Jensen,我是Dean。”Dean坐在床上,正对着Jared,但是却因为房屋里的昏暗光线只能看清他半边脸的轮廓。“Jared。”


       Jared知道了,这真的不是Jesen,而是Jensen和自己一起演了十年的的角色。但是他和Jensen始终相信,Sam和Dean是存在的。


       “你是Dean?”


#

      “哦!别慌!”Jensen知道这不会是Jared,虽然Jared像个爱恶作剧的孩子,但这种事情Jared是绝对不会做的。


       “你,是Sam吗?”Jensen还是被叉子抵着,但是他还是问了出来。


       但Sam拿走了叉子,但有力的手臂还是圈着Jensen

的脖子。“是的,我是Sam。

你不是变形怪,你是谁!我的Dean在哪!”


       “Jensen!”Jensen真的害怕接下来Sam会对自己做什么,毕竟他最清楚温家人总是先开枪,后提问。


       “Jensen Ackles?”Sam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


       “就是你和Dean有一次来了我们这个世界!我是Dean的扮演者!”Jenesn解释着,而Sam却还是老想着Dean在哪这个问题。


      “Jensen……所以你就是那个演过特别多偶像剧的还扮演Dean的人?”Sam的手不再圈着Jensen的脖子,并走到他对面的床上,坐了下来。


       “是的!但是看样子这次只有你来了,Dean还在那边。但是,Jared好像过去了……”Jensen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替Jared担心起来。


#

       “是的,我们现在要想办法怎么把你送回去,怎么把我弟弟带回来。”Dean严肃的看着Jared,但Jared却有些想笑,因为真的就和Jensen的模特脸太像了,他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Jensen的玩笑了。


      “但是Cass告诉我,他们差不多要两天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婊子养的天使们。”


       “想和我一起去捕猎吗?”Dean

抬起头,左边的嘴角弯了弯,“在你们世界可是体验不到的。”


       “你指的是猎鬼?”Jared有些惊讶Dean这么轻易让别人加入这种有生命危险的活动,但是他还是跃跃欲试。“可是你一般会阻止别人猎鬼。”


         “你可是我弟弟的扮演者啊,再说了你一定有和他一样的肌肉和力量。”Dean笑了,“我和Sam最近再查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案子。要加入吗?”


      “嗯,加入。”



#

      看到Jensen为Jared担忧起来,Sam就本能的安慰起他来,但是面前的人和自己的哥哥——也是自己的恋人——长的太像,不,是完全一样。


      “别担心,Dean会照顾好Jared的。但是我觉得还是要联系一下他们才好。你们这个世界真的什么和supernatural有关都没有吗?”Sam坐到了Jensen的身边。天呐,Jensen就连味道都和Dean一样。


       “有电视剧……”


       “……好吧,那我们只能想办法了。”


       接下了,Sam用了一堆召唤天使和恶魔甚至是留在人间的死灵,但是什么都没有。


      “看来我们只能等Dean和Jared把我们救回去了。”Jensen看着被汗水打湿了大片衣服后贴在的身上的Sam,心想这汗就和Jay一样多。


     Sam却无奈的看了看Jensen。



#

     接着,Den给Jared讲了一大串关于吸血鬼的知识,虽然这些Jared都知道,但是他不想破坏Dean的心情,就让他讲着。


       等Dean把关于吸血鬼和这次hunting的内容说清楚后,Jared问了一个憋了很久的问题。


      “Dean,你和Sam只是兄弟吗?”Jared用自己和Sam特有的眼神望着Dean。


     “哦,你不是Sam就别这样看我。”Dean眼睛紧盯着资料。“当然只是兄弟,不然你还希望我们是什么?是姐妹?”


      “我知道,你们是恋人,对吗?”Jared虽然没有再用puppy eye看着Dean,但是这么温柔的语气还是让Dean屈服了。毕竟他和自己的弟弟简直一模一样啊!


       “是是是!”Dean回答的很快,像是应付着,但是Jared心里却特别高兴。毕竟Sam和Dean真的互相拥有,这样就算再大的困难,也可以走过。


       即使是The darkness。



#

        “Sam,我今天还要去片场。”

Jensen开始对着镜子照起自己。“你要来吗?”

  

        其实Sam对这种生活还是很向往的。但是,演员?算了,都到了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好,我跟着你去。”


#

     Dean开着Impala,副驾驶的家伙和平时的一模一样,但是是Jared。他们几十公里的向着吸血鬼巢穴开去。

 

      车上播放着已经可以说是古董的摇滚音乐。



      就这么在路上走着。


##

      Dean看了一眼副驾驶已经睡着的Jared。

     

       Sam靠在门口,看着正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Jensen。


       一切准备就绪。


_TBC


【Everything Has Chage】2更 大学au

拥有前世记忆的学霸两人!没有了兄弟的羁绊!小甜饼!小甜饼!未完结!

by鸡蛋


cp:wincest

       拥有前世记忆的sd,一直不敢相信对方是否还存在,直到学霸米和学霸丁在大学中初次见面!


_02______


         参观大学,接着是结交新朋友,也许这是每个刚到大学的人都会做的,可是这样帅气而又迷人的Sam在又开始却经常独来独往,而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为了Dean。毕竟两个大男人平时做什么都一起,粘着对方也有些奇怪,但也许这一世少了血缘的羁绊可以成为真真让大家认可的情侣呢?


        而Dean呢,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搭讪性感的女生,喜欢泡在酒吧,喜欢为受委屈的人打抱不平。而有时也会霸道的在众人面前暗示并诱惑着Sam,而Sam就只能当着被Dean勾走魂的女生们的面把Dean拉走。


        寝室里的另外一个人又因为家里的原因要离开一个月,现在整个寝室就只剩下他们俩,虽然生活老师怕人这么少可能有些不好,但换寝室这种建议被Sam一口拒绝了。


       每天晚上,两个人虽然不会挤在一张对于一人都有些狭小的床上,但是Sam把床搬得离Dean的很近,贴着床边伸手就可以触碰的对方身体。


       Dean总是先入睡的那一个,但他也总会在入睡不久后醒过来,逼着眼睛装着睡着的样子,感受着Sam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吻着,接着才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他们真的太久太久没有这样无忧无虑了,真的太久了。





       清晨的阳光包围着Sam和Dean。Dean还在床上睡着,而Sam已经准备出门了,出去进行一下锻炼什么的,顺便给Dean带个派回来。他开门之前回头望了一眼Dean,带着几分幸福的笑了。


       可当Sam回来时Dean并没有乖乖呆在寝室,只是在电脑旁压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着“我出门了!照顾好自己Sammy!”


       “Damn it!”Sam无奈的吼了一声,只好把派放下后去上课,说不定Dean会来上课呢?


       当然Dean一天都没有去上课,只是给Sam断断续续在手机里留了几条言,意思大概是 我今天可能会晚些回来,帮我瞒住宿管。 而Sam肯定不想Dean这么出去玩,再说这才开学不久,最重要的是那些女孩们看Dean的眼神实在是让Sam无法接受。


      差不多晚上两三点,Sam才终于等到Dean回来。可以从他的口气和动作中看出来他已经醉了,而Sam也只好忍住怒气,扶着Dean,给他脱的只剩下内裤和t恤然后抱上了床。


      “怎么了,Sammy?”Dean一脸坏笑的看着Sam,脸红红的。


      Sam没有理他,毕竟这样出去浪整整一天还不打个招呼,真的有些过分了。


      Dean看着Sam的表情,笑了出来“哦我的小Sam吃醋了?”


      Sam依然没有搭理Dean,只是走进厕所洗了个脸。


      “我可爱的Sam闹小脾气了。”Dean笑着笑着就把头埋进了枕头里,没有发觉Sam从走来。


      “啪———”安静的男生宿舍大半夜发出这样的声音不好吧?可是Sam确实是打了Dean的屁股。


      “啊!”Dean瞬间抬起头,用手去揉他那圆润的屁股。“你竟然感打你哥的屁股?”


       Sam觉得这样的Dean真是太可爱了,但他还是努力绷住,用那双无害的眼睛看着Dean。“可是,Dean我们现在不是兄弟了,我们现在是同学,知道吗?”


       Dean还没有明白Sam在套他话,继续顽固的和Sam斗着嘴“什么啊!只是同学关系打我屁股就太可怕了!还有你不想和我做兄弟吗!”


       可以看出Dean有些激动了,而Sam更是想试试Dean的反应,就又更加无害的眼神看着Dean“我不想,因为我……”


       “不想那就不做!我走就是!”Dean一下子就起身,却被Sam紧紧抱住“因为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啊。”


       就这么一瞬间,Dean的脸就变得通红。而Sam的手又掐了一下他的屁股。


     这个晚上,Sam和Dean睡到了一张床上,但是也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挤。



      依旧是平淡无奇的早晨,但是Sam却没有自己一个人出去跑步,而是在寝室看着Dean。


       Sam就坐在Dean旁边的床上,想着上一辈子兄弟之间的信任和互相伤彼此的心这种看似幼稚实际上十分严重的问题。他盯着Dean,眼泪就这么流了下了。


       Dean这时正好醒过来,头还有些昏沉沉的,看着眼睛湿漉漉的Sam,还吓了一跳。他拍拍Sam的背,又顺着揉了揉Sam的头发。“Sam你怎么了,我又没有死,怎么这么望着我?”


       Sam尽量偏过头,不让自己和Dean的目光交汇,“只是回忆起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没关系,我们现在在一起不就行了吗?还有一辈子时间给我们呢。”Dean认真的看着Sam,“重要的是我们还活着,拥有对方,其它什么的都过去了。”


     Sam转过头,看着Dean捋着自己的头发,虽然他不喜欢被人摸头,但是这触感还是很让人喜欢的。突然,Dean又不出意料的乱挠Sam的头。



       Dean这几天都很听话的和Sam一起听课,但是总是还是忍不住在课堂上睡着,可能是因为一直坐在靠后的位置上吧,但是总还是会有几个清纯的女孩悄悄拿着自己的东西坐在Sam和Dean的旁边。可是他们好像并没有怎么注意到Dean,只是总偷偷的看认真记着笔记的Sam。


       总于等到了下课,Dean用一只手搭在比自己肩还要高些的肩膀上,脸上洋溢着笑容,好像想入所有人都看看他的弟弟有多么高大。但是Dean忘了,他们已经不是兄弟了。



      “我要那个牛肉汉堡!”快餐店中,Dean手指着海报上的汉堡,充满笑意的看着Sam。


      “说真的,你应该多吃点蔬菜什么的。”Sam叹了一口气,无奈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皱巴巴的钱。


      “那是像你这种小姑娘吃的东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靠这些长这么高的!”接着Dean对着Sam挤了一下眼睛。


     “哈哈,真好笑。”


     “Bitch.”


       拿到汉堡后,他们俩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而床边有一个小丑摆件,这让Sam很不舒服。


       而当Sam看到小丑后回头看向Dean,却发现Dean在一旁偷笑着。


     “Jerk!”Sam终于说出刚刚就像说出的那个单词。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说Dean了吧?还显得有些亲切。接着Sam快速走到Dean面前,拉着他的手走到了一个没有小丑摆件的位置坐下。


     在Dean吃汉堡的时候,Sam拿出手机翻看,忽然脑中有了一个想法。


     他抬起头望着对面盯服务员屁股的Dean,用略带失望的语气说“Dean,可能我们要请几天学校的假了。”


      “为什么?”Dean的眼睛虽然没有盯着服务生屁股了,但又盯着手中的汉堡,嘴里也嚼着汉堡,让两腮有些鼓起来。


      “因为我想带你去看海,带你走在海滩上。”就在Sam刚刚说到“海”这个词时,Dean的眼里就满是光芒。


       “这可是你说的!”


_TBC


    

对辣想勾搭新的小伙伴!如果喜欢的话可以试着和我聊天哦w